主页 > 管家婆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用友薪福社杨锴:社会化用工推动新时期的业务变革

发布日期:2019-08-17 22:44   来源:未知   阅读:

  【环球网记者 邓云】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时代经济的高速发展和新兴行业的出现,用工方式也发生了改变。外卖平台与配送员、快递公司与快递员、网约车平台与车主、直播平台与主播、电商平台与店主、保险公司与代理人...这种企业与个人之间合作关系取代雇佣关系的形式被行业广泛应用,成为企业的业绩新增长点。

  这种企业与个人从传统雇佣关系转为合作关系的新的用工方式,也被称为“社会化用工”。近日,环球网记者专访用友薪福社合伙人、社会化用工研究院院长杨锴,为我们解读社会化用工的相关问题。

  社会化用工,薪福社对它的定义为:“灵活用工中,个人不与企业及其关联组织建立雇佣或劳务关系,组织与个人直接建立合作关系的模式。”双方遵循“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原则,建立平等的业务承揽合作。

  “从行业领域来看,社会化用工集中体现在营销端和服务端。与传统的劳动关系不同,虽然目前国家对社会化用工还没有明确的界定和规范,但社会化用工其实早在互联网技术应用之前就已经存在于一些行业和领域,比如保险代理人与保险公司,他们之间不是雇佣关系,而是一种个人与销售和合作的方式。”杨锴对环球网记者说道。

  而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应用,尤其是共享经济模式出现并迅猛发展后,助推了社会化用工这种新的劳动力配置方式得到了更为广泛的实践。杨锴认为,正是由于在这样的技术运用背景下,有更多的行业和领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去配置业务的营销端和服务端,帮助企业更快的成长。而且这种用工方式在目前的共享经济模式下,拥有规模庞大的市场潜力。

  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9)》显示,2018年我国共享经济交易规模29420亿元;共享经济参与者人数约7.6亿人,参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7500万人,同比增长7.1%。而据国家统计局在《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劳动适龄人口为89729万人,占总人口比重64.3%。

  “共享经济是以闲置资源的再利用,那也可以把人当做一种资本去按照共享经济的逻辑和思维方式来考虑。个人不再为单独一个企业所雇佣,而是通过多个平台的不同需求来实现个人价值的变现。这也是社会化用工的一个显著特点。此外,共享经济参与提供服务者,或者说社会化用工的人数占了劳动适龄人口的8.36%,这个比例也直接证明了社会化用工的一个巨大市场。而且,在未来的3-10年间,社会化用工在劳动适龄人口中的占比将会增至20%左右。”杨锴说。

  然而,在巨大市场的背后,社会化用工也存在一定的问题。社会化用工中,由于个人与用人单位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也不需再为个人承担社会保险。个人通过其它方式缴纳社保时,已经没有失业险和工伤险,只余“三险一金”。万一因工作造成伤害,很难获得企业的相关赔偿,从而没有一个稳定的保障。

  对此,杨锴认为,社会化用工中虽然用人单位和个人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不受《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的约束;但是用人单位与个人建立的是一个经济合作关系,是受《民法》、《商法》、《合同法》等的约束作用。个人不再是为企业工作,而是为自己工作,与企业之间交易的是个人的成果。

  “薪福社在一定程度上协调用人单位和个人之间的权利及义务关系,我们会在企业应用社会化用工的时候,需要企业跟个人签署利益对等协议,同时会从用人单位和个人双方的角度去梳理这个协议的合理性、合规性、合法性。以后政府相关部门在对社会化用工以法律法规的形式进行规范时,如何界定这种经济合作关系和雇佣关系的区别?如何去完善对社会化用工的保障体系?这些都是关键。”

  社会化用工对企业能够产生巨大的作用。杨锴表示,首先是企业业务及收益的指数级增长。企业的营销端可快速复制扩张,服务端可实现平台监管,支撑服务业务的快速扩张,也能使传统企业的突破营销、服务业务的瓶颈,实现快速增长;其次,社会化用工能够完全解决直聘人员规模不能快速增长问题,低成本高产出,提升组织“人效”,改变传统组织对个人的约束,激发其创造力。

  此外,社会化用工无需增加内部管理及服务人员,高收入不再带给企业高税费、社保成本,降低内部运营成本;也解决了传统雇佣关系成本高、风险大等问题,在营增改、金税三期、资管收紧等政策之后,解决个人合作费用处理的问题。

  “用友薪福社的作用,一方面帮企业进行支付这个动作,节约企业的财务结算成本,提升效率;另一方面,帮助自然人或者自然人群体到税务局进行完税,从而形成中间的服务链条。”杨锴说。

  在社会化用工下,企业改变传统劳动关系或劳务关系,而是与外部合作者建立业务合作关系,将固定的人力成本转化为变动的经营费用,同时避免了无法取得发票的问题。

  其中,社会化用工会涉及到公对私汇款的问题,因为从企业获得的收入属于个人经营行为,需要自己垫付去税务局交税,取得票据后再交给企业。中间由于流程复杂、税率高、花费时间多等原因,实际操作上会有难度。

  “税务部门给我们授权可以去向个人做代申报等业务,同时也会在税收上给予一定的优惠政策,所以相对自然人上门缴税和企业去完成票据的税费比例会更低一点。一般采用我们这种方式的话,包括服务费和应付税费在内,我们会控制在10%左右。”

  杨锴还以地产行业社会化营销为例,薪福社打通地产行业的新老客户、经纪人、渠道、内外部客户、互联网数据,形成线上线下全面营销闭环,作为购房者与开发商的纽带,减少中间环节,让开发商直接与客户有更多的触点机会。用友薪福社为每个作为承揽关系的人员报酬提供统一的代发和代完税服务,享受用友集团取得的税收优惠政策。

  “对于企业端,在看它在营销领域和服务领域有这种平台化诉求的时候,我们会以咨询的方式去探讨它的营销端、服务端怎么去搭建体系,包括企业与个人的协议,我们给企业端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对于个人端,我们也在对一些行业领域的特定群体,看它的聚集地然后提供人力资源开发方案。”杨锴对环球网记者说道。

  目前,以共享经济为首的新兴企业通过社会化用工迅速扩大发展规模、实现业绩的指数增长;而传统企业也在不断探索社会化用工方面的转型之路,以适应新经济、新时期的生存与发展需求。社会化用工已经逐渐在社交电商、影视、地产、保险、医疗、直销、金融服务、视频等领域生根发芽。未来,社会化用工还将广泛运用于其它行业,并不断的发生改变来应对5G商用、万物互联等新经济形态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