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王中王今晚开特结果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升学季趣闻:为何老僧看不起新科进士杜牧

发布日期:2019-08-17 22:44   来源:未知   阅读:

  话说唐朝进士很难考,就因为录取率太低据某些百科介绍,“唐朝前期,及第人数一般是十七到十九名,中唐以后才上升到三十名左右。据说唐朝二百九十年间,进士共有六千四百二十七人,平均每年二十二人。”也就是说,近三百年的唐朝才有六千四百二十七名进士,可谓是精华也,难怪连元稹这样的大诗人也不在进士序列(当然成才的道路还有很多,条条道路通罗马也),固然是非常难考上也,有的人考白了头发还是空手而归(写“ 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晚唐诗人曹松七十多岁才中的进士,而且中进士后不久就死了),徒呼奈何。

  正所谓“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那份喜悦可想而知,不然就没有范进中举的悲喜剧了。正如被韩愈提携的晚唐诗人张籍写的放榜诗所说:“东风节气近清明,车马争来满禁城。二十八人初上牒,百千万里尽传名。”(《喜王起侍郎放榜》)万里传名,锦绣前程,那是怎样的一种心花怒放,我相信和小杜一起中举的三十三人都会怒放成了一朵最艳丽的洛阳牡丹,甚至是人比花俏也。

  总之,那个春天是属于出名趁早的小杜的(至少比起有点倒霉的大器晚成的曹松来说是这样)。正如某些史料所显示的,那一年“他正月参加考试,二月登第,闰三月又应制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以第四等及第,随即授官弘文馆校书郎、试左武卫兵曹参军。”那时才26岁的小杜不用像韩愈同学那样苦等官职,一进士及第就“连中三元”,果然是世家子弟,有背景的人就是不同,比其他人少奋斗了几年,起点不同效果就不大一样。也一扫了宰相祖父去世后的颓势,有了中兴迹象。 所以,那一年新科进士曲江游,是小杜最春风得意的时候。那时候正是长安新枝吐绿惠风和畅的美妙季节,正如韩愈诗曰“漠漠轻阴晚自开,青天白日映楼台”,正是“曲江水满花千树”之时,当然是游人如织摩肩接踵,踏青赏花的红男绿女客似云来。

  这时的新科进士们兴致勃勃趾高气扬地鱼贯而入,踏青寻春来了,那时候漫山遍野的景物都成了一首首美妙的唐诗,开放着诗意的花朵。

  此时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杜牧,少年英俊、风度翩翩,顾盼自雄,一颦一笑之间可谓是才情万种,倾国倾城。看够了春花,进士们便兴高采烈地去访问曲江寺院,以便让那里的高僧点拨一下前程,刚刚下马,正好碰见一位正襟打坐的僧人,于是立马攀谈起来,展开了一些禅意甚浓的哲理对话。

  小杜以为以他当时的文名(至少一篇《阿房宫赋》就让他成为了当时太学生的偶像,超级巨星也,风靡一时),一定是“天下谁人不识君”是也,谁知高僧却肯定地摇了摇头。

  “小生免贵姓杜,叫杜牧,想必高僧听说过《阿房宫赋》吧?那就是小生我的小文。”杜牧得意忘形地答道。

  原以为报上了大名鼎鼎的杜牧一名,老僧就会像小粉丝见到大明星一样两眼放电要签名(想起了国内某个著名相声演员过深圳关口问关员知道他是谁的事,居然人家小姑娘关员居然不知他是谁,令人忍俊不禁也),谁知这位高僧却四大皆空地表示不知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大彻大悟样,见惯了世间悲苦的高僧早已练就了百毒不侵不嗔不喜的境界,木然应对世间变化,富贵如浮云也,原本兴高采烈的小杜立马怅然若失,于是境由心生现场赋诗一首:“家住城南杜曲旁,两枝仙桂一时芳。老僧都未知名姓,始觉空门气味长。”吟诵了自己这首充满自嘲意味的诗,倒感觉自己也成了禅师般地悟道了的样子,因为每个人都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此中的姓名都可以忽略不计,缺谁地球都不曾停转一秒,何况区区一个唐朝新科进士,唯有苦笑而过。

  这事后来居然像预言般地暗示了小杜的充满艰险的崎岖不平的仕途,年轻人狂什么狂,不就是中个进士吗?有你哭鼻子的时候。估计后来小杜也是体味到了老僧那不一般的人生智慧。纵观小杜以后来的日子,确实也不是一帆风顺,还因为“朋*党之争”而吃尽了苦头(这一点和他的诗界好友李商隐基本相似,以后再讲)。

  虽然小杜贵为京城世家,和李党 领*袖李德裕还是世交,大家都是著名的官二代,李德裕他爹李吉甫曾做过杜牧祖父杜佑的僚属(《樊川文集卷八·唐故岐阳公主墓志铭》),李德裕做镇海节度使时曾辟杜牧弟弟为巡官,李德裕本人也非常赏识杜牧的才华,据说小杜深研过《孙子兵法》,有一次还为宰相李德裕献计平虏,大获成功,他们俩也是削藩的强力人士,可谓是志同道合。以李德裕和杜牧这种家世渊源应该是铁一般的政治同盟军才是,那么为什么却备受李德裕排挤,出为黄州、池州等地刺史呢?

  这个问题,有人便归结到小杜是牛党人士,证据就是杜牧二十六岁举进士后,因为性情刚直被人排挤到江西、宣歙、淮南诸方镇做了十年幕僚,在扬州任过淮南节度使牛僧孺的掌书记,而牛僧孺就是牛党领*袖。其实历史学家认为说小杜是牛党的人是赤裸裸的诬陷,因为刚直不阿的杜牧是特立独行的,不属于任何党*派(最多算是中间派或逍遥派,两边不讨好),他之所以被李党排挤,就因为他不大想附庸敷衍李德裕,所以才被李德裕逐渐不喜而受冷落。

  造成这种被动局面,有人还归结到了小杜的性格悲剧使然。因为杜牧是一个有相才却无相器的人,比较不会通融和平衡,风 *流率真惯了。